• 资源开发
  • 利用实例
  • 档案精品
  • 档案征集
  • 菏泽往事
  • 档案视频
  • 菏泽往事 首页 > 资源开发 > 菏泽往事

    杀敌殉国 气壮山河 ——抗日民众大队王谷庄战斗纪实

    发布时间:2020-05-29   发布者:编研科    浏览次数:

    1942年敌后抗战正处于黎明前的艰苦岁月。日寇为了挽救他必败的厄运,多次推行了强化治安运动,在对我抗日根据地分割蚕食下,不少地方变成了敌占区或游击区。沦陷于敌人铁蹄下的人民则长期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这时,住在敌区梁山张楼前王庄的农民王自春,在我党坚持抗战的影响下,不甘做日寇的顺民,率先在家乡和郓北九区一带,秘密地组织了黑枪会。该会开始虽是个迷信组织,但抗日情绪炽烈,而且主动通过关系与我取得了联系,进而在我党领导与支持下,改黑枪会名称为抗日民众大队。从此影响日益扩大,成员迅速增多。在敌封锁线以内的鄄北四区付楼前张庄一个小村,就有父子、叔侄等20多人参加,使大队很快扩充至120余人。它恰似一把钢刀,深深插进敌人的心窝,日寇、汉奸惊恐异常,无时无刻不想消灭它。可是由于民众大队紧密结合群众,聚散灵活,神出鬼没,使敌人不仅追寻不到踪迹而且还经常被动挨打。

    同年3月,二分区为了加强该大队的领导和改造,便派人接领该部队到鄄北中心区芝麻刘庄一带休整,后即编入分区基干团,建制为第二连,并任命杜介厘为连长,王致庸为指导员,对外名称仍是抗日民众大队,原大队长不变仍由王自春担任。王自春又名张志启,大高个,健壮、魁梧,白皙的面容,机敏的眼神,说起话来嗓音宏亮,对人热诚,深孚众望。入冬后该大队奉命移驻鄄北吉箕山集西王谷庄,换上棉军装继续整训备战。

    19421111日,盘距在郓城的日寇一个中队,纠集了伪军刘本功部5个中队,共600余人,采用“牛刀子战术,乘夜向抗日民众大队驻地王谷庄实行远距离奔袭。敌人由东南向西绕过箕山集镇,踏着田野从北面接近王谷庄。这时天已拂晓,我哨兵发现敌人后,当即开枪打死一个前头的鬼子,敌人随即散开兵力,将王谷庄的北、西两面包围起来。 

    这时抗日民众大队听到枪响便马上集合起来,站在队前的大队长王自春,坚定地对大家说:“今天杀鬼子的机会到啦!为了掩护村干、民兵和群众向东安全突围,咱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向西杀开一条血路!“说完便带领部队从村西门往外冲去。一阵猛烈的射击和手榴弹的爆炸,将堵着西门的鬼子打倒了几个,部队便飞快地跃入村西交通沟内。战士们个个精神振奋,他们一手持着新发的步枪,一手持着原有的丈二长的红缨枪,从沟沿监视着敌人的动向。

    日寇军官开始调动兵力,将其一部布署在村西坟地和一个大盐土堌堆上,顶部架起了轻、重机枪;而另一部分日军及200余名汉奸则向村庄疯狂扫射,然后冲入村内。他们见人就杀,见房就烧,两个未能逃走的农民和一个老太太,都被鬼子用刺刀捅死。村长顾守棋也落入敌手,被高高吊在村北头的大树上。接着村内的房屋被点着了,刹时间烟柱四起、火光冲天,整个王谷庄淹没在滚滚烟尘之中 

    撤到交通沟内的战士们眼望这一情景,人人都从心底燃起复仇之火。大队长王自春更是怒不可遏,他力劝患严重眼疾的王指导员带领勤杂人员退出战场,让连长带上两个分队沿路沟向西北疏散,他亲率一个分队战士在路沟东端阻击敌人。

    早晨六点来钟,一个个身穿黄呢军装,头戴钢盔的鬼子兵,端着三八大盖步枪猫着腰从东面压来,敌机枪也嘎嘎地响起,子弹噗噗地射进沟沿,溅得尘土乱飞。突然“轰“的一发炮弹打进沟内,炸伤了我三个战士。这时,王自春再也按不住心头怒火,立刻命令分队长付登祥带一、二班向敌反冲锋,只见一排排手榴弹扔出沟外,将接近我交通沟前沿的鬼子兵炸了个蒙头转向,血肉横飞。趁着浓烟,王自春将红缨枪在地上一撑跃出路沟,随即二十余名战士,出涧猛虎,一个个手握长矛,高喊着冲向敌人。那群蛮横的日本鬼子,根本没有把这支由原始武器武装起来的土八路放在眼里。他们上好枪的保险,将丁字步一站,决心用武士道的战术和这支部队较量一番。顿时,激烈、残酷的白刃格斗开始了,鬼子们大声嚎叫着,我勇士们却一声不响,只听得咔嚓、咔嚓几下,走在前面的八九个鬼子全被红缨枪戳了个透心凉。显然鬼子的刺刀,短于我战士的丈二长矛,何况持红缨枪的人尽是些大无畏的鲁西南好汉呢!精通武术的副队长付登祥左右开弓,一枪一个将两个鬼子送往西天。外号叫张二火神的张殿新也大显身手,和他交锋的鬼子一个个倒在他的脚下。只是一班长刘自明在拼刺中用力过猛,将枪尖扎进了鬼子的胸骨上,在费力拨枪杆时,被一个鬼子从身后袭来,不幸牺牲。这时,战士刘自忠一个箭步过来,用长枪杆狠狠扎进这个鬼子的腹部,当即为烈士报了仇。鬼子倒了一批又上来一批。民众大队的英雄越战越勇,不消一刻,就将二十多个鬼子捅倒在沟旁的开阔地上。 

    敌人的进攻受挫了,大队勇士们也奉命跳入沟内隐蔽。等待将伤员向后转移完毕,敌人的轻重机枪又激烈地响起,继之掷弹筒、小钢炮也从村边向交通沟打了过来,一时尘土漫天,对脸看不见人。这时大队长王自春已在沟内组织好一支夺敌机枪的突击队,突击队的勇士们大都将棉袄脱掉,有的索性脱光了膀子,上身只留了个红兜肚。富有作战经验的杜连长,本来不同意这种打法,但他在初战获胜和同志们英勇精神的感染下,欲阻不能,只好组织火力掩护。十时许,突击队发起冲锋,勇士们猛然跃出路沟,如同出鞘利剑,钻出硝烟尘雾,朝着东面不到一百五十公尺的盐土堆匍匐冲去。敌人的轻重机枪不分个地响着,子弹嗖嗖地从战士的头顶和身旁飞过。就在距土堌堆四十公尺的地方,勇士李孟松等八九人中弹牺牲。李孟松的儿子李兆敬看到父亲死在身旁,就忍着悲痛凄然地喊了声“爹啊!看俺给您报仇!”便紧跟着队长王自春朝一挺正在压子弹的机枪冲了过去。这时从土堆后面跳出几个挺着刺刀的鬼子,“炸你个龟孙!”随着李兆敬一声怒骂,一颗手榴弹扔响在鬼子中间,没炸死的鬼子刚刚爬起,李兆敬的红缨枪又穿进鬼子的胸膛。王自春队长侧身一跳,噔噔的上了土堌堆前沿,一杆子扎死了敌机枪射手,顺势抓住滚烫的枪筒使劲一拉,便夺过来。紧接着他急转身飞起一脚,踢倒了旁边的鬼子,将另一挺歪把子也夺了过来,一齐交给了身旁的战士。鬼子们疯狂地向他冲来,平素枪艺高超的王自春,此时挺胸站在土堆之上,红缨枪在手中一端,狠狠刺向敌人。只见他一口气扎死七个鬼子,直到把枪头努弯。接着他又率领上来的战士,朝着重机枪冲去。惊恐万状的鬼子军官歇斯底里地叫道:“土八路的铁人的一样,大大地厉害,统统死拉死拉地。”便命令重机枪向土堆前沿开火。付登祥和战士石广东、刘洪昂、张延祥以及郑宪波、郑典谷、张富得等七位同志中弹牺牲大队长王自春也被子弹擦伤,但他不顾鲜血直流,奋力向敌重机枪阵地扔出了最后一颗手榴弹,随着一声爆炸,敌重机枪哑了。李兆敬、刘自忠端起红缨枪刺向机枪旁的鬼子。王自春瞪着血红的眼睛,猛地抓住这挺九二式重机枪的前腿和鬼子争夺起来。就在这一时刻,日寇竟不顾前头有他自己的人,两侧的机枪向土堌堆顶上交叉扫射过来。只见王自春他那魁梧的身躯一抖,便向前倒了下去。在敌人重机枪阵地上先后倒下的还有战士刘自忠和李兆敬、李兆之兄弟。他们在家乡的土地上,为消灭日寇,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交通沟里,心急如焚的杜连长,指挥着部队几次跃出路沟接应突击队。终因敌兵力悬殊,在敌人侧火力封锁下,始终没能接近土堌堆。

    天快午,敌人从东、南两面加强了火力,并从村内调集一股兵力,在炮火掩护下,北面向我包围过来,企图截断抗日民众大队的后路。于是一场阻击敌人的反包围战,又在交通沟的纵深处——魏庄东北小树林内激烈地展开了。显然色厉内荏的敌人,已改变了单纯拼刺刀的战术,而更多地采取了火力杀伤。这样,我们英勇的抗日民众大队战士,在反击并向西北转移时又遭到一些伤亡。 

    十二时,枪声时断时续,敌人在火力掩护下,慌忙地拖走他们的死尸,同时还丧失人性的对我烈士的遗体,用刺刀乱捅。这时二分区张方副司令员率领增援部队,从北面赶来,在猛烈的追击中,鬼子狼狈不堪地向东鼠窜。

    战斗结束后,张副司令员骑马巡视了整个战场,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烈士,死后还是攥拳怒目,紧握枪杆,有的手指上挂着不少手榴弹弦。有的红缨枪尖头已经弯曲,杆子上血迹斑斑。在土堌堆顶上,一堆血染的子弹壳上面,躺着王自春等十多位烈士的遗体。张副司令员翻身下马,脱下军帽,向着阵亡的烈士,深深的鞠一躬。接着指示后勤和政工人员,一定要将烈士的血迹擦洗干净,然后运到黄河大堤上,装棺妥善安葬。

    这次战斗,抗日民众大队共毙伤日伪军90余人。我方牺牲38人,伤24人。

    王谷庄之战,距今已经年了,在这场众寡悬殊的恶战中,抗日民众大队以王自春大队长为首的众多勇士们所表现的那种喋血拼搏、杀敌殉国的英雄气概,在鄄城及黄河南岸人民抗日战史上,谱写了一曲革命英雄主义的凯歌。他们不仅在当时有力地鼓舞了苦战中的抗日军民,给丧心病狂的日寇以大量杀伤,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即在今天,仍不失为党所领导的民众武装的楷模。他们是鄄城乃至鲁西南人民的光荣!烈士们可歌可泣的英雄业绩,值得我们永远地学习和缅怀!他们的这种革命英雄主义的拼搏精神,将永远激励着我们为社会主义建设而努力奋斗!

    上一篇: 下一篇:
    您是第位访问者! 管理维护   新闻关注   互动平台
    备案号:鲁ICP备05021790号 版权所有@菏泽市档案局   地址:菏泽市中华东路1389号  电话:0530-5333013